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我和我的大姨子
我相信有大姨子和小姨子的朋友們,都多多少少的曾經幻想過和她們上床,當然,也有很多已經實現了這個願望的,在這裡說一聲,恭喜你們。

  我,無疑,也是一個幸運兒,我的大姨子比我小5歲,我的媳婦,比我小7歲,我今年32歲,從沒想過會和大姨子發生這麼一段,誰料,幸福來的太突然。

  大姨子是一個典型的家庭主婦,雖然生過孩子,但是一直保養的很好,始終沒有改變的是,1米68的個子,細膩的皮膚,誘人的雙乳,修長的雙腿高蹺的臀,特別是穿上黑絲或皮褲,讓人垂涎欲滴,欲罷不能,真想親一口的衝動。

  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姐夫,是一個業務員,經常性的出差,大姨子就這樣帶著孩子,一天一天的空守著寂寞,孤獨和寂寞就這樣伴隨著一個27歲的少婦,我和她的故事,從我結婚後一年的夏天開始。

  很清楚的記得那是一個悶熱的夜晚,我和媳婦吃過飯閑來無事,就到大街上散步,媳婦提議到她姐姐家去,我們就步行著去了她家。

  他們都在家,坐了一會都表示想去KTV唱歌。沒辦法去吧,找了一個近的KTV,包了一個房間要了2箱啤酒,果盤,飲料啥的。

  那次大姨子上身穿普通的純棉體恤,下身穿一條短裙配條黑絲襪,看得我簡直心猿意馬,我並不是有多麼中意我的大姨子,而是我對黑絲襪情有獨鍾。

  大家都知道KTV裡的鬼哭狼嚎,輪到我唱歌的時候我站了起來,我和大姨子之間相隔一個茶几,他坐在沙發上,我站在他的對面,唱完一段歡呼雀躍的時候,我拿起酒瓶表示感謝,挨個碰瓶的時候,大姨子很自然的向前俯身,就算燈光再灰暗,我透過寬大的體恤,看見了她那粉紅色的乳罩和露出的半個乳房。

  瞬間我感覺我邪惡了,雞巴竟然有了反應,擔心他們看見我的反應,我抬起頭連喝幾口酒,轉過身繼續唱我的歌,就這樣陸陸續續地唱完了幾首歌,螢幕中出現了一首,《我們好像在哪見過》,這時候大姨子站了起來,朝我的姐夫伸了伸手,誰知我的姐夫說不會。

  這時候大姨子就對我說,「小王你來!」

  我看著姐夫說:「合適嗎?」

  我的姐夫笑著說:「合適合適都是一家人嘛,有什麼不好意思的?」(不過現在想想姐夫說的也是,真的很有道理,哈哈!)

  我恭敬不如從命就和大姨子並排站在了一起,唱到一半的時候姐夫出去了,可能去了衛生間,媳婦就是一個吃貨低著頭,雙手扒著瓜子。我決定邁出我的第一步,試探一下我的大姨子對我反感不反感,我假裝有些醉意的站不穩,向她的胳膊上碰了一下,偷偷地觀察了一下她的表情。

  她沒有不高興,反而朝我笑了笑,我想著也許他出於禮貌,不行,找機會我要再試下,我心裡這樣想的,可是人都在,怎麼才能有機會呢!

  不用我告訴你們,機會都是自己把握的都是自己創造的,我瞅准了一個機會我的姐夫在那裡深情的唱著,我的大姨子在點歌屏哪裡點歌,我也假裝去點歌,從她面前走過的時候,故意用我的胳膊碰了下她的奶子,而且蹭的很實,幾乎是兩個奶子同時蹭到了?

  其實在做之前,我也知道後果會是什麼?但是荷爾蒙沖昏我的頭腦我記不了那麼多,沒想到他竟然還是沒有生氣,打了一下我的屁股。(後來我才知道大姨子對我有好感)

  這簡短的動作竟然沒有引起他們注意,其實我的心裡已經有底了,經過了初次的試探,我得知大姨子對我並不討厭,所以我一定要趁熱打鐵,第二天姐夫又出差了。

  當晚唱歌後,姐夫說他的電腦一直藍屏,開不了機,我心想這不就是單獨接觸大姨子最好的機會嗎,我撥通了大姨子的電話寒暄了一翻,說明了我要去的用意。

  得到大姨子的應允之後,我快馬加鞭的來到他的樓下敲開了他的房門,開門的一霎那,我看見眼前的大姨子瞬間讓我石化了,上身穿一件寬鬆的純棉睡衣,長度到臀部以下,裸露著修長的雙腿,給人的第一感覺就是,全身就穿一件睡衣下身光著屁股。

  大姨子見我有些尷尬,解釋道說:「你姐夫今天早上起得早,我起來給他做了飯就睡了一會兒,一直睡到你打電話。」

  我略帶歉意地說:「不好意思了打擾你睡覺了!」

  大姨子說:「沒事,本來也該起床了都九點了。」

  進門後,大姨子給我倒了一杯水,我呢,當然是直奔電腦了,大姨子洗刷完之後,就蹲在了我的面前看我修電腦。不可思議的是,我從他的領口,看見了裡邊的奶子,而且是一清二楚的看到,沒有穿乳罩,乳頭的大小都看得清楚楚楚的真的不騙你,比綠豆粒略大一點。

  他雖然生過孩子,但是恢復的很好,簡直讓人難以置信,我真想一把抓住立馬放進嘴裡吸吮她,可是,不能,我抑制住了自己內心的衝動。

  期間我不免和他開開玩笑,啦啦家常,順便誇獎她的皮膚好,保養得棒,她高興的合不攏嘴。

  修完電腦之後,我坐在沙發上,她遞給我一顆煙,我接的時候,故意碰到她的手,他沒有說話,我卻笑著對她說:「你的手好滑呀!」

  她說是嗎,我說必須的,她說:「女生都這樣的。」說著就坐了下來,和我聊天。

  我們談了很多,我不免會多多少少的,提起他自己在家帶孩子,一個人又害怕又孤單,挺不容易的問題,她也表示沒有辦法,從她的表情裡,能看出有多麼的無奈,感到她對我沒有防備心理,我們聊了很長時間,後來我提到了一個話題,給她看手相,她說不信,我告訴她看完你就知道准不准了,好戲就這樣開始了。

  我拉過她的手,放在我的手心裡,柔軟滑膩的皮膚,和那溫暖的感覺,瞬間穿過我身體的每一條神經,心不自覺的狂跳了起來,我假裝鎮定專業的看著手掌的紋路,下面的手指卻來回的撫摸著她的手背,很快我就感到她的不自然,由此我堅信她缺愛太久了。

  後來我才知道,姐夫很少碰她,就算回來也是酩酊大醉。

  至於當時和她說了些什麼?如今腦海裡蕩然無存,只記得我攥緊了她的手,把他拉進我懷裡,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,把我的嘴巴貼在她那帶有濕度和溫度的嘴唇上,她推了我一把,問我你幹啥,我說:「對不起,太喜歡你了讓我抱抱你好嗎?我知道這樣不對,但我真的控制不了,請原諒我,當我和你妹妹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,我就喜歡上你了,但是我知道,不可能,因為你是我姐,後來我聽說姐夫經常不在家,我就想,你不應該承受這樣的折磨,畢竟你還年輕。」

  期間我還說了好多關於人生,該怎樣去享受人生,她說不行,會對不起我老婆她妹妹,但是,到了最後,她還是妥協了,她沒有生氣也沒有罵我,就那樣乖巧地依偎在了我的懷裡,我親吻她的額頭撫摸著她的秀髮,手很自然的從頭髮上滑落到她的後背,又從後背轉移到她的胸上,輕輕的撫摸著。她一把抓住我的手,但沒有把我的手拿開,我就那麼肆無忌憚的摸著揉著捏著。

  我觀察她的表情觀察她的動作,她原本並排著的雙腿搭在了一起,我知道這時她肯定淫水氾濫了,畢竟太久的時間沒有做過愛了,我必須乘勝追擊。

  我親吻她的耳朵,我親吻她的脖子,我掀起了她的睡衣,雙手撫摸著並親吻她的奶子,她呻吟了,而且是那種很刺激的呻吟聲,這聲音更加激發了我早已沖血的雞巴。

  正當我想進行下一步的時候,大姨子她推開我的頭,對我說:「對面的樓會看到的。」

  我才想起,這是白天,窗簾是全部拉開的,其實我喜歡這樣的刺激,因為以前和那些女人在公園裡,樹林裡,馬路邊,廁所裡,樓梯上,陽臺上,賓館的玻璃窗前都做過愛,那感覺特爽特刺激。但今天不同往常,以後慢慢調教,我心裡這樣想著,我說:「那我抱你進房吧?」

  說著不由分說的我就把她抱了起來,朝西臥室走去,她說不行。

  我瞬間傻眼了,以為她反悔了,沒想到她說的是西臥室不行,孩子在那裡睡覺,天哪,懸著的心終於踏實了下來。

  我把她抱到東屋的臥室,輕輕地放在床上俯身壓在她的身上,開始了對她的溫柔進攻,我要親遍她身體的每一寸肌膚,我要親得她淫水直流,我要讓她體驗什麼叫真正的高潮,我要把我的畢生所學和所有的經驗在她身上體現的淋漓盡致,目的就是讓她永遠忘不了我。

  我蜻蜓點水般的親吻她的額頭,親吻她的耳垂,讓她癢,激發她的荷爾蒙,我要在做愛之前就把她的興奮點推到最高點,到那時就算不用雞巴,只用一根手指就能讓她高潮。


  她的呻吟很特別,她的聲音很刺激,我脫下她的睡衣,露出了她穿的紫色蕾絲內褲,她的奶子真的很大,而且很挺,我都懷疑她是否做過矽膠填充,她的皮膚很白很滑,可以說沒有一點瑕疵,連一個斑點都找不到。

  脫下睡衣之後我親吻她的嘴唇,雙手撫摸著奶子,真的好舒服,好舒服,我的嘴巴離開她的嘴唇親吻她的脖子,之後往下親吻她的奶子雙手滑落到她的私處,雖然穿著內褲,我已經感覺到裡面早已濕透了,我親吻她的肚子我親吻她的大腿,我雙手褪去她的內褲,我想親吻她的逼……

  等我褪去內褲,想要親逼的時候,我遲疑了,因為她逼裡流出的陰水都已經流到了菊花上了,淫水太多太多了,不能再遲疑了也已顧不得那麼多了,用我的舌頭在逼上從下而上的舔了一下,她忽然加緊了雙腿把我的頭夾在裡面,對我說:「不行,不能舔太髒!」

  我對她說:「沒事,愛你什麼都是乾淨的,放鬆,什麼都不要想,儘管享受我們的二人世界……」


  【完】

站点申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