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做你最忠实的母狗
从深圳回来以后,我就彻底成了被他征服的玩物了,我们几乎天天晚上在一起,我每天晚上都做他的母狗,被他牵着在屋里玩。他还给我买了狗食盆,让我学着象狗一样吃东西。他也越来越疯狂,居然买回来一个狗笼子,有时候晚上就把我关在狗笼子里面,一夜不让我出来。有一次他还把狗笼子搬到了我们别墅的后院里,在中午没人的时候给我脖子戴上狗脖圈把我牵出来关进了狗笼子。一开始我在狗笼子里好害怕啊!这要是被人出来看见不羞死了?我在狗笼子里想着要是人出来看见,我会怎么样,想着想着,底下不由自主地就流出了水,那种被羞辱的快感也越来越强烈了,这时候我倒想着让人出来看见我了,看见我被关在狗笼里了。我想象着,人们出来看见我穿著这么性感的衣服被关在狗笼里,人们在外面对着我指指点点,小声说着:呀!没想到,萌萌居然是条母狗?想着想着,突然一股异样的快感直冲而出,我底下一股水直喷了出来。吗呀!我居然也达到了高潮,那是另一种异样的高潮。
随着我们玩的越来越专业,越来越风。我对他的要求也越来越高,最后他就怎么也不能满足我了。我每天晚上一做了母狗被他牵着溜不了两圈,我底下就变的潮湿了,就要他给我,要了几次以后,他就没有精力了,可这时候我还不能满足,被他骂做骚狗,他就用电动的来代替。起初我特别讨厌那种电动的东西,它们根本不如人的那么好,动作也机械,一点也不刺激。后来不知道他怎么让他在日本的同学给他寄来了一套套装的,吗呀,这套东西好厉害呀,一给我上上,就把我整的欲死欲活,我第一天就彻底服了。这东西是一整套的,上面是个带环行口环的狗头套,把这个狗头套戴我头上,锁上口环以后我就不能说话了,狗脖圈上伸出来两条细链,上面联着电动乳头夹,手上是狗爪子手套,给我戴上以后还把我的两手两脚也固定起来。下面是贞操带,贞操带上有两个大电动的,这电动的可比那时侯我们国内生产的好多了,头会转动。四节一号大电池装在腰部后面的贞操带上。
那是一个星期五,第二天我们两都没班,下午他说有宝贝要送给我,我问什么宝贝,他说晚上回家就给我。等回家吃了饭以后,他象往常一样把我脱光,然后就给我戴上了狗头套把口环也塞进了我嘴里,最后他给我戴上了贞操带,把两个东西分别插进我的下面和后庭,把乳头夹在我乳头上夹紧,然后他拿出来四只联铐,这联铐是两个紧紧连在一起的皮环,先把一个皮环戴在我的手腕子上固定好,把我的小臂圈回和大臂挨在一起,然后把另一个皮环紧紧固定在大臂上,再给手上戴上狗爪子手套。两只胳膊分别做碗完以后,我的胳膊、手就彻底失去作用了。下面也一样,也是两个连在一起的皮环,不过比用在胳臂上的粗大些。先把一个皮环固定在我的脚腕子上,固定紧,然后把我的小腿圈回来和大腿挨紧,再把另一个皮环固定在大腿上,也固定的紧紧的,这样我就成了两个膝盖着地,两脚翘在了上面,手也是两个胳膊肘着地,两手也翘在了上面了,手和脚都完全失去作用了。这些做完以后他把电源开关开到了最大。吗呀!一股快感象过电一样,嗖的一下直从我的下面直冲脑门,我立刻就到了高潮。这时候他却说:
“你不是厉害吗,这次让你好好享受享受,好好在这里享受吧。”
说完他牵着我,我是用两个胳膊肘和两个膝盖爬进卫生间的,他把我脖子上的铁链子栓在水管子上以后。他说他要出去看电影去。他真的走了。
哇,我在卫生间里面那个刺激啊,两个大电动的在我底下的两过洞里面不停地转动,上面的两个乳头夹也在不停地震动。我觉得我的快感象海浪一样,一浪高过一浪不停地冲击着我。吗呀!好爽啊!我从来没有这么爽过呀!
到了后来我的口水、身上的汗水还有底下流出来的骚水,汇集成了一滩,在我的脚下流成一大片。这时候林回来了,他解开我以后,把我抱在怀里,脸上一脸的坏笑:
“怎么样,过瘾了吗?”
我使劲用拳头捶着他的胸:“哥哥,你好坏呀,好会收拾小狗狗呀!”
“来,舔舔!”
我就伸出舌头,舔着他的小乳头。他说:
“小狗狗,吃吃哥哥的下面!”
“哥哥,你好得寸进尺啊!”我以前从来不吃他的下面。他搂着我哄我:“来,小狗狗,给哥哥吃吃吗!来呀!哥哥求你了呀!”
我趴在他的怀里撒娇:“不吗!就不吃,看你能把小狗狗怎么样!”我边说,边眨着大眼睛还扮着鬼脸撩他:“好笨的哥哥呀!”
他伸手捏住我的小鼻子:“吃不吃?”
“不吗!不吗,就不吃!”他使劲捏我的小鼻子
我把头使劲拱在他怀里嗲嗲地撒着娇:“呀!哥哥好坏呀,哥哥欺负小狗狗了,要给小狗狗戴上狗头套,给小狗狗嘴里塞进口环了!坏!坏!坏呀!”
他一下子明白了,急忙抓过狗头套给我往头上套,边套边说:“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小狗狗!”
我抬起头,眨着大眼睛说:“哥哥怎么收拾小狗狗呀?”
“你说,你想让哥哥怎么样收拾小狗狗!”
我一只手揪过来他的耳朵,趴在上面,另一只手使劲掐他的后背:“哥哥舍得把小狗狗象刚才一样,栓在卫生间里一夜吗?”
“啊!你这条小骚狗,原来想享受一夜啊?”
“那哥哥上那去呀?”
“啊!哈哈,还要把我撵出去!”他想了想:“那哥哥就去桑拿浴里住吧!”说完他就开始象刚才那样打扮我。在给贞操带安装电池的时候他说:“这电池可能快没电了,换上新电池吧!”
我那时侯正趴在他后背上,嘴挨着他耳边吹气如兰发着嗲:
“哥哥好好坏呀!就饶了小狗狗吧!啊?”
“不行,今天决不能饶了狗狗,过来,戴上口环!”他命令道。
我把嘴张开凑过去嗲着声:“哎,哥哥,你可别象夜总会里的人玩小姐一样,喷在小姐们的脸上,还用龟头粘着抹,说是给小姐化妆呀?”
我彻底撩起了他的情绪,他说:“过来,过来,戴上就由不得你了!”
我乖乖地让他把口环塞进了我嘴里。收拾好我以后,他前面牵着我,我在后面用胳膊肘和膝盖满慢地爬进了卫生间。进去以后他把让我跪在大澡盆前,把我的头仰躺在澡盆的沿上,我的嘴正好在他的胯部。
看来他早就预谋让我吃了,现在早就憋不住了,连多余的动作都没有,从内裤里掏出来,那大龟头上淋淋漓漓地全是黏液,直接就塞进了我嘴里。
哇!这就是小姐们经常说的吃香肠!
他的东西在我的嘴里来回的动着,热热的还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,这下我想拒绝也没办法拒绝了,任由这热热的东西在我的嘴里抽动,一会顶住了我的舌头,一会又插进了我的嗓子眼里。
他玩到高潮,一伸手,把我腰后面的电源开关打开了,吗呀!上下一齐,我也彻底疯狂了。
不一会他喷了,喷在了我嘴里!到最后他抽出来,把剩下的哩哩啦啦地滴在了我脸上、唇边、眼睛上。然后真的象人们玩小姐一样,用他的大龟头粘着滴在我脸上的精液,来回的在我脸上涂抹。
那热热的大龟头在我脸上游走,一会抹到了我的唇边,一会儿又到了我的眼皮上,随着龟头的到来,一种清新气味的黏液粘在我的脸上。呀!我又一次达到了高潮!
我这条贱母狗!
他喷射完了以后脸上坏笑着:“怎么样!骚狗狗,刺激吧!你在这享受吧,哥哥走了!”说完他关了卫生间的灯,关上门走了!
我的头还仰躺在澡盆的沿上,嘴里含满了他喷射出来的精液,底下两条电动阴茎在不停地进攻,我九这样仰躺着,任凭他的精液慢慢第往我嗓子里流进去。
到了后半夜,我有点受不了了,底下也好象不流水了,是不是流尽了啊?这时候那两条电动阴茎也好象没劲了,可能是电力不足了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咪咪忽忽第睡了过去!
哇!好爽好爽的夜啊!
站点申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