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【少年的欲望】(01)【作者:lvmvlv】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             (1)初战

  今年高中一年级,十六岁的我吃完午饭,正一路悠闲的向同学张昌家里走去,约好了下午一起写作业,顺便可以蹭点好吃好喝的。说实话,现在提倡素质教育,不准搞什么晚自习,补课,但我真心觉得只是便宜了我这种走读的,住校的倒霉蛋还不得天天窝在教室里被老师看着。

  下午一点,我按时来到张昌家里,张昌打开门让我进去,一脸狡黠,我一看就知道这小子又要干坏事了,没好气的说道:「你又要干嘛?」

  「嘿嘿,下午出去玩吧,明山路那新开了一家网吧,挺不错的。」

  我两眼一翻:「你的作业呢?」

  「大部分都抄好了,就剩那张数学试卷,等你的了。」

  「我擦,后天就数学测验了,你还不复习,等死啊!」

  「这不有你嘛,到时候全靠你了,你可是年级第一啊。」

  我一脸无语:「谁知道到时候你会分到哪去,对了,你妈下午不在家?你敢出去玩?」

  张昌撇撇嘴:「在,中午喝多了,不到晚上醒不来,我最迟五点就回来了,还要抄作业呢,我中午连饭都没得吃,待会去网吧路上买份外卖。」

  「这么惨?不过你不怕你妈醒了找不到你?」张昌的妈妈夏梦娟是县电视台的主持人长得很漂亮,应酬也不少,没什么功夫管张昌,正好我与张昌关系不错,学习也好,就拜托我和张昌一起学习,督促他。不过这小子烂泥扶不上墙,我也懒得多管,倒是经常来他家蹭吃蹭喝。

  「肯定醒不来,刚才是她们台新来的小王送回来的,不省人事,整个人都挂在人家身上,楞把一大小伙子累的。」张昌一脸老气横秋的模样,说到这,他又一脸奸笑,「也不一定是累的,我看这小伙子是没接触过女人,慌慌张张的把我妈放在床上,还差点绊了一跤。」

  「说的你就碰过女人似的。」我腹诽了一句,不过我两倒是一起观摩过小电影无数,理论丰富。

  「这是你妈耶?」我随口应了一句,却发现张昌有点古怪,饶是两人是十年的死党,也没意识到他那一瞬间的古怪表情是什么意思。

  「我去玩了,你真的不去?」

  「你去吧,我不去了,还要复习准备考试呢,说好了啊,这次如果抄到了,不准小气。」

  「这你放心把,我啥时候小气过,不过你真的不去?我请客啊。」

  「去毛,数学试卷还没写呢,我去了你回来抄谁的?」

  「那好吧,我走啦。」张昌摆摆手,扬长而去。

  我无语的摇摇头,向张昌房间走去,路过张昌妈妈的房间,发现房门是开着,我随意扫了一眼,结果就再也移不开了。六月份温度已经挺高了,夏梦娟斜躺在床上,双腿挂在床边,透过黑色短裙里面的春光一览无余,「哇,黑色小内裤。」
  我忽然有点明白了,那小子不会是看到这一幕了吧,转眼间无数小电影的场景在我脑海中流转,「友人的母亲?」

  呆立在门口半天,我想离开,脚下却像生根一样,张昌的话又浮现在心头,「不到晚上醒不来。」「醉的不省人事。」我一咬嘴唇,转身走进张昌房间,把书包放下,整个人不受控制似得又转回到夏阿姨的房门口,蹑手蹑脚的走进了房间,心跳快的仿佛要从胸口蹦出来。说实话,平时一个人胡思乱想,也设想过碰到这样的场景该如何下手,逻辑思维特好的我甚至还有一整套的方案,然而现在并没有卵用。我想用力的深呼吸,又不敢用劲,倒把自己憋得不上不上,一脸苦瓜色。但是这么一折腾,紧张之感倒是去了几分。我呆呆的看了一会,掏出了手机,从各个角度轻手轻脚的拍了多张照片,包括蹲在床边上拍了裙里风光,我想现在的自己一定很猥琐吧。拍了十七八张照片,我停了下来,把手机又放回了口袋。夏阿姨毫无所觉,一动不动的躺在那,只有胸口微微起伏,但是那衬衫里的波澜起伏看得我心跳加快。走到近前,酒味混合着香水的怪味一点都不好闻,但是现在的我一点都不在意。我伸出一只手轻轻地在夏阿姨肩上拍了一下,没动静,又一下,还没动静。我胆子大了点,伸手在她的脸颊上点了一下,没反应,又轻轻拍了拍,连喊几声「夏阿姨」,完全没反应。这下我胆大了,手在她的脸上轻轻抚摸,却一眼扫见床头柜上放着一副黑色的眼罩,我伸手拿过来给她戴上,这中间风平浪静。这么折腾了半天,我一看时间,居然快两点了,我终于下定决心,「张昌啊,对不起你了,以后有机会一定好好补偿你。」下一刻张昌就被我忘到了九霄云外,因为我一只手摸到了夏阿姨胸口,好大好软,忍不住捏了两下,接下来我把黑色短裙从前面掀起,抱住她的双腿往床边拉了一点,让她的屁股正好落在床边,双腿完全悬空。「嗯……」一声轻哼,却如九天雷霆吓得我当场「唰」
  一下蹲在床边,缩成一团,好半天不见动静,我才小心翼翼的又站了起来,伛偻着身子,发现夏阿姨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,仍然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一动不动。
  我长舒一口气,动作更加轻柔,伸出一只手在她雪白丰满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,渐渐伸向裙底深处,「唔」,摸到内裤了,我就像获得了一件玩具一样,蹲在床边,两根手指在夏阿姨的私处来回抚摸,,好一会后,「咦」,感受到手上的一丝湿意,我恍然大悟,好歹我也是个理论家啊。我低头看了一眼胀的不行的小兄弟,颤抖着伸出双手,托住夏阿姨浑圆紧实的臀部,一用力把黑色小内裤扒了下来,,一路褪下,轻轻抬起她的一只脚,让内裤就挂在另一只脚的脚踝上。
  接下来正戏要开始了,我解开裤子,将裤子和内裤半褪到膝盖处,走到夏阿姨身前,双膝分开,微微蹲下,将夏阿姨两腿顶开,一只手扶住她的腰臀处,另一只手扶住自己的小弟弟,引导着一点点挤进夏阿姨的小穴之中,「好紧啊!」
  强烈的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刺激让我差点没射出来,我停了几秒不动,然后开始缓缓抽送,夏阿姨发出低低的,似有似无的呻吟声,我开始加快动作,一下下用力的顶进去。「啊!老公……」夏阿姨忽然出声,我顿时浑身一个激灵,「不好,」小弟弟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,射了。我欲哭无泪,「这有一分钟么?
  应该有了吧……「我呆立在床边,愣愣的看着夏阿姨,滚烫的精液一波波送入夏阿姨体内。夏阿姨又呻吟了几声,渐渐的没了动静。已经软下来的小弟弟滑出夏阿姨的小穴,耷拉在一边。」阳痿?早泄?……「一连串可怕的名词划过脑海,我一只手套弄着自己的小弟弟,另一只手在夏阿姨的下身游走。过了一会,我松了口气,又硬起来了,」第一次没经验嘛,「我这么安慰着自己,一边将小弟弟再次挺入夏阿姨体内,两只手扶住她的下身两侧,开始快速耸动起来,也不敢有其他什么大动作,就这么一边注视着夏阿姨,一边激烈的抽送着。夏阿姨只是发出阵阵呻吟,偶尔一两句含糊不清的」老公「,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做春梦。也不知过了几分钟,反正肯定比第一次长多了,下身一麻,一连串的子弹又射入了夏阿姨阴道内。我长舒一口气,一看时间,四点十分了,爽完了,要收拾残局了。

  我掏出手机,又是一番拍摄,包括夏阿姨赤裸的,还残留着精液的下体,也来了几张特写。接着走到床头,将小弟弟放到夏阿姨的嘴边,来了一张摆拍。随后放到手里,又塞入下体,分别来了几张。折腾完,我找来纸巾,开始认真的清理,所有可能有残留的地方都清理一遍。温度挺高的,两人都是浑身汗湿,酒味混杂着汗味,说不出的古怪。我清理完毕,替夏阿姨穿上内裤,又把短裙拉下,看看没什么遗漏,就出去彻底消灭证据了,并随手把门关上。

  忙完一切,我一看时间,四点五十了,估摸着张昌也该回来了。我回到张昌的房间拿出书本,假装复习功课,但一大半的心思都在夏阿姨的身上,「醒来会不会发现?还是以为自己做了场春梦?要是发现了怎么办?用照片威胁?」我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。「咔」,大门开了,我一惊,再看时间,五点四十了,居然发呆了这么久。我赶忙起身走进客厅,果然张昌这小子轻手轻脚的进来了。
  「我妈没醒吧?」

  「应该没醒,什么动静也没有。怎么现在才回来?」我面不改色心不跳。
  「玩的正爽,估计我妈没这么早醒,就稍微迟了点。」张昌拍拍我,「你不去真亏了。」

  「一点也不亏,我玩的也很爽。」我的内心波动起来,表情更加的一本正经了,「数学试卷刚写好,你赶紧解决吧」,其实我昨天就写好了。

  「多谢了。」张昌跑进房间,开工去了。

  「你下午就在这看了一下午书?」张昌边抄边问。

  「废话,不然后天考试你抄谁的去?」我坐在床边,看张昌抄作业。

  「你真是个怪人,居然能一看看半天,我特么怎么也受不了。」

  「所以你是个学渣。」

  「你妹的。」

  「我没有妹妹。」

  ……

  一番没营养的对话,张昌也差不多抄完了。他忽然抬起头问了一句「我妈房门是你关的?」

  「嗯,不能吵到阿姨睡觉啊。」我心头一跳,外在全无反应。

  张昌没再说话,也没看我,只是盯着窗外,几秒后,「我们去买外卖吧,我妈肯定是做不了饭了。」

  「好啊,」我答应了下来,心里却在想着另外一件事,这小子今天反应有点怪啊,再结合他最喜欢的小电影类型。卧槽,不会吧?

  两人很快就下楼,在楼下的小饭店点了几个菜打包带走,我另外要了一份清粥和小菜。

  「你要喝粥?」

  「给阿姨的,她也快醒了,你难道要她去吃你那个红烧肉?」我斜了张昌手里的红烧肉一眼,那是他的最爱。

  「额……我终于知道为什么阿姨,姐姐,妹妹啥的都喜欢你了,你简直就是妇女之友啊。」

  「滚。」

  回到家,两人一番狼吞虎咽,我是真饿了,体力消耗巨大,张昌估计只顾着玩游戏,也没吃啥。吃完饭,简单收拾下。张昌缩回房间玩游戏机去了。我随手拿了本语文阅读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翻着。这时夏阿姨房间的门开了,夏阿姨披散着头发,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,我赶紧迎了上去,「夏阿姨好。」

  「小安啊,」夏阿姨微微一愣,才认出我来。

  走近夏阿姨,一阵怪味,我微微蹙起了眉头。夏阿姨估计也发现了,脸色微红,「阿姨先去收拾一下。」转身快步向卫生间走去,脚下一滑,整个人向后倒下去,我顺手搂住阿姨,一只手搂住腰,一只手按住肩膀。

  「实在不好意思啊,小安。」夏阿姨赶紧直起身子,对我连声道歉。

  「没事的,阿姨,你要小心点,刚酒醒,动作不要太急。」

  夏阿姨连连点头,匆匆进了卫生间。我看着卫生间亮灯,然后响起淋浴的水声。半晌,回过神来,摇头回到房间。

  「你妈醒了。」

  「哦。」张昌正玩得起劲,应了一声就不再理我,我也不管他,拿了本书开始看起来,心思却飘到了别处,「夏阿姨似乎没发现啊。」

  大半个钟头过去,夏阿姨洗漱完出来了,她换了一身居家的睡衣,裹得严严实实的那种。张昌也不玩游戏机了,拿本数学书在那装模作样。夏阿姨来到房门口,「小安,小昌,吃过晚饭了吗?」

  「嗯,阿姨,我们自己去楼下买了吃的,已经吃过了,不用阿姨担心。」
  「中饭也是我自己去买的,指望老妈你,我肯定饿死了。」张昌一脸不爽。
  「抱歉啊,小昌,是妈妈不对,妈妈下次给你做好多好吃的补偿你。」夏阿姨一脸歉意的看着张昌,张昌没吭声。

  我接过话头,「阿姨,你也饿了吧,张昌给你买了清粥和小菜,你赶紧吃了吧。」张昌撇撇嘴。

  夏阿姨扫过我俩,「谢谢你们啊,真是会关心人的好孩子。」我起身走出房间,路过阿姨身边,酒味很淡了,取而代之的沐浴露的香气。来到厨房,取出粥和小菜放到餐桌上,阿姨也随之走过来坐下,「小安真体贴,以后嫁给你的女孩子一定很幸福。」我脸上一红,没出声。张昌在旁边不满的嚷嚷,「妈,我们年纪还小呢。」

  「是是是,你们还小。」夏阿姨随声应道,「你们俩下午一直都在家里吗?」
  「嗯,都在复习功课。」我俩齐声答道。

  「嗯,不错。」夏阿姨若有所思,随机转向张昌,「好好复习,你可是答应了妈妈,这次考试要前进10个名次的。」

  「哦。」张昌一脸苦色的应下来。

  看看时间不早了,我起身告辞,离开了张昌家,「唔,这一关算过去了吧。」
  回到家,已经晚上八点半了,家里空无一人。父母之间只是维持着形式上的婚姻,维持着两个家族之间的利益纽带。身为公司老总的老爸常年待在邻市的工厂,风流成性,乐不思蜀。身为县教育局副局长的老妈,近来为了再进一步,天天忙着加班。我独自坐在沙发上,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,恍惚觉得自己似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。此时的我还不知道,一语成谶,对女人来说,我确实将成为一个梦魇。

  妈妈到了晚上十点多才回来,而此时的我早已躲在房间里装作睡觉了,妈妈并未打扰我。而我在干嘛呢?我正忙着将手机里的照片存入一个移动硬盘里藏起来,我可不想手机里的照片哪天意外被人发现。弄完照片,我又开始回味起夏阿姨的滋味了,都没能细细品尝,白浪费了一下午的大好机会,以后估计也不会有这种好机会了,想到这,我从椅子上站起来,从书架里的某个隐蔽的角落里翻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瓶,我知道这是什么,也清楚效果如何。这玩意是我一个月前从我那个同样不是好东西的老爸那弄来的。

  五一的时候去隔壁市他的住处玩,我这个老爹就把我一个人扔在他的住处,他自己是天天夜不归宿,吃饭都自己去外面饭店吃,我在这又人生地不熟,只能天天窝在房子里。就在我回去的前一个晚上,半夜十二点多了,大门忽然打开了,身为夜猫子的我并没有睡,「咦,有小偷?还是我那个老爹回来了?」我来到门边,侧耳倾听动静,手机已经拨好了110,有脚步声从客厅穿过,直接去了主卧,也就是老爸的房间,那个房间是反锁的,门被打开了,我舒了口气,十有八九是我那个老爹,刚准备出去,却听到了老爸那醉醺醺的声音,「你个小骚货,还不是落在了我手上,啧啧,老宋给的这药还真管用,一小片就见效。咦,药去哪了?」

  卧槽,什么也不用说了,这老爸肯定是喝多了,都忘了这还有个他儿子了。
  我缩在门后,等了好一会,隐隐约约有男人低沉的喘息声和女人无力的呻吟声传来。

  我把房门打开一条缝,溜了出来,客厅没开灯,主卧的门掩着,没全关上,有一道光线透出,我蹲了下来,一点一点的挪过去,内心充满了激动和好奇,走到一半,脚碰到了一个东西,我捡起来就着亮光一看,是个白色的小瓶子,我顺手就塞进了口袋了,这东西我笑纳了,虽然没想好怎么用。我一步步挪到了主卧的门口,缩在阴影里微微伸头看去,老爸背对着我,把那个浑身赤裸的女人摆出了个小狗趴的姿势,用力的耸动着,那女人脸朝下,被披散的头发挡着,看不见,但从窈窕的身段可以看出肯定是位美人,全身上下只有一双肉色丝袜和高跟鞋套在脚上,却别有一番风味。老爸一只手扶住女人的腰,一只手抚摸着女人浑圆的屁股,不时抽打一两下。我看的心跳加速,以后我也要这么试试。忽然,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我吓了一跳,赶紧躲到一边的阴影之中,随即发现是从卧室地板上响起的,老爸抽出身来,从地上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了电话,「老宋啊,我已经到家了,放心吧,没事。就这几步路,酒后驾车算个啥,不说了,别打扰我的好事。」
  一脸不耐烦的挂了电话,老爸似乎发现了房门没关好,走过来关上门,很快房间里又响起了「啪啪啪」的声音。没有景色可以欣赏的我,在外面待了一会,也不敢去开门偷看,只好缩回房间睡觉去了,我定了个闹钟,第二天7点起来,我知道我那个不喜欢睡懒觉的老爹肯定起床了。果然,门一开,老爹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,估计这会想起来我这个儿子了。「醒了?不多睡一会?」我装作啥也不知道,一脸吃惊,「老爸你怎么在?」「哦,昨晚加班结束了,就回来了,看你睡了没打扰你。」我暗自腹诽,「你是今早加完班才想起我这个儿子的吧。」
  啥也不说,吃完早饭就让老爸安排司机送我回去,在这都要闷死了。老爹的目光不时扫过紧闭的房门,很痛快的答应了我,司机很快就来了,临走时老爸还给我一张卡,说给我零用,平时也不见你这么大方,这是做贼心虚吧。我爽快的接过卡,扬长而去,那个白色的小瓶子也被我悄无声息的顺走了。

  现在,继承了我那个无良老爸基因的我开始觉得,终于找到这瓶药的用途了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